*没有感情戏
*与原剧没有什么关联
*是练习写作文的产物
*未完
*ooc
*挺无聊的…也写不好






 夜半。
  窗外人声已静许久,安寂得连月光都不愿打扰这难得的片刻清眠,悠然的藏于云层之后,任黑暗与静寂席卷世界。
  苗王宫主殿此时正亮着,烛光细微又隐蔽。外边望着,一灭一闪,犹如林夜中的荧火,在卷风中忽灭忽亮,似有若无。
    
  苗王在等一人。
  他坐于塌上已有一段时间,状似悠闲的捧着书来回翻看,心却不免于窗外的呱鸣声中悠荡徘徊,仿佛他真能一心二用,既能从书中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又不会错失心里盼着望着的脚步声。
  就这般两相回荡中,他那心心念念的白色身影终于翩然而至。
  门嘎吱一声,拉长的声音突兀地回荡于幽静的夜里。王者只觉得那声音不是来自自于现实,而是响彻于自己内心中旷日之久等待回应的小心翼翼。现在,它暴露在光下,并得以回应。

  他放下了书。
    
  两人相望片刻,皆是以笑结尾。白衣僧者轻车路熟的坐于塌的另一边,枕上了王者细心为他铺上的毛绒。
  “今日,也是棋?”
  话音刚落,便见王者如往常一般执起黑棋,不作犹豫地将子落于棋盘之上。
  灯火闪了几下,光影便就随着风快速地跳动,倒映于棋盘之上,落下斑驳的幻影。
  “是,也不是。”
    
  白衣僧者没有询问,而是回以一个眼神。
  王者便说。
    
  “吾闻中原地大物博,繁华富庶,人皆言之天朝上国。在思想之上更是百花齐放,尽相争鸣。前有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后有魏晋南北清谈之流。苗疆虽地处偏远,文化习俗皆与之不同,但也仰慕中原之繁盛。”
  “苍狼近日习之些许,也知你为墨家巨子,何不相教之?”
    
  白衣僧者闻此,微皱起眉,面上似有诧异之色,不过转瞬即逝。
  “愿闻其详。”
  
    
  “昔春秋战国之时,东周室微,诸侯并起,征战讨伐之势自春秋起,至战国,不见其少,反见其剧。人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于是,欲救世者之学说,并行于天下。
  儒家倡礼乐,墨家谈兼爱,道家行无为,法家扬其法。各有其策,各有其略,皆欲扬自家学说——扫六合归一统,以立万世之功,名垂千古。”
  
  “其中,墨家学说可谓鼎盛一时。《孟子》曰:‘天下之言,不归杨,即归墨。'《韩非子》之中更是将其与儒家一同,并称为当世显学。
  其地位与名望,可见一斑。
  
  但自秦汉以后,儒家大行于天下,道家更是衍生道教,法家虽无名,却乃王朝根本。
  流传且深远影响后世之学者,独见儒道法三家。而墨学之名、才皆不逊其三者,结局却是淹没于历史洪流之中。
  此天壤之别,岂不怪哉?
  
    
  我以为,此源于墨学背离常理,不能行于天下,于是天下皆弃之。”
   
  
  “君请听我言。若有不当,请校之。”
    
         白衣僧者遂不语。 
  
  “墨子治国之策:以兼爱非攻为本;以尚贤尚同为法度,上敬鬼神,下同众议;以节葬、节用、非乐,规范众生之行。
  欲以此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可谓圣人之心也。
  
  然,兼爱难为之;尚贤不可行;非乐背人心;明鬼无法度;尚同禁民思。
  而其中,兼爱最为根本,却不能用之。治一国之方略,不可行有何用乎?
  
  当世之时,墨家先祖墨翟言天下大乱之因,起不相爱。
  于是倡"兼爱"欲治之,言曰:"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
  诚然,若天下之人皆兼相爱,交相利。当无战,当无争,当无斗。
  
  可反人之常情。
  人性之本,皆是爱邻国之人多于爱远国之人,爱其国人多于爱其邻国之人,爱其乡人多于爱其国人,爱其家人多于爱乡之人,爱其自身多于爱家之人。
  为何?此近我者也。
  既人之本为此,如何令人兼相爱之?
  
  况且,至亲者家人也,犹相叛之。
  
  昔商臣憎其父欲立公子职,遂与其师谋而逼杀楚成王。成王末愿唯食一熊掌,商臣亦拒之。
  此父子也。
  再有,郑庄公欲弑其弟共叔段,于是纵容其至狂妄自大,与庄公相杀之。庄公以平叛之名灭之,史曰郑伯克段于鄢。
  无独有偶,汉文帝时有一歌谣,‘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乃言汉文帝与其弟刘长。
  汉文帝之行,与郑庄公亦同也。‘将欲取之,必先与之。'骄刘长,以至其不自量力而反强汉。当世之时,经吕后之乱,汉文帝仅有其弟。虽唯亲,因利害,设谋杀之。
  此,皆兄弟也。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我以此知兼爱不可行。
  治世之策不能实行,必将弃之。
    
  凡治天下者,必因其情。
  人皆是向利而畏诛,于是当设令文,行法度,立邢赏。‘中程者赏,不中程者诛',以此规范众生之行。
  令朝至暮变,暮至朝变,十日而海内毕矣。”
  
 
  王者言尽,便见白衣僧者捧起茶,意味深长的望了眼他一眼,小声言道。
  “邢赏……二柄啊。”
    
  
  俏如来让了一子,坐直身子,开口言道。
    
  “昔者神农尝百草愿救世人,此为私?昔者大禹治水三过其家而不入,是为利?昔者商汤周武灭暴夏与商,此为欲?
  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

  君认为兼爱不可行,只因只见人性之一,不知其二,不明其利之所在。
  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

  若有贤者染兼爱于民,则天下也能行之兼爱。
  何以见得?
  昔者晋文公好士恶衣,于是文公之臣,皆穿牂羊之裘;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于是灵王之臣,皆是一饭为节;昔者越王勾践好士之勇,于是国中之人皆不俱死,蹈火而死者多不胜数。
  君认为兼爱难以行之,那么,少食、牂裘、杀身,此天下百姓之共所难行且厌恶者也,却皆有人行之,此为何也?
  上之所欲也。
  人之所恶亦能行之,何况兼相爱乎?
  
  
  君不知人性之多面,仅靠一法,天下亦不能治之,何况君言之法,乃严刑峻法。
  韩子云:‘故群臣言其大而功小者则罚,非罚小功也,罚功不正当也;群臣其言小而功大者罚,非不说于大功,以当不正名,害甚于大功,故罚之。'
  此法,也背人情。
  昔者韩昭侯大醉,典冠之臣见之,忧其寒,遂加之以衣。昭侯醒,不赏典冠之臣,反将其与典衣之臣俱杀之。曰:典衣之臣不尽职,典冠之臣逾其职。
  此法,严苛也。
  昔者秦国有灾,应侯为民请秦昭襄王开仓赈民。昭襄王因民无功,不能无故而赏;宁民身死,不逾其法。曰:‘夫生而乱,不如死而治。'
  此法,无情也。
  昔者公孙鞅治秦,设告相坐而责其实,连什伍而同其罪;制劓、宫、墨、刖、大辟五刑罚其众。
  此法,残忍也。
  昔秦行之此道,二世而亡矣。
  言秦,必言秦暴。
  其暴何来?法也。”
 
  
  王者做恍然大悟状,笑之。
   
  
  “听君一席话,令我解惑不少。
 
  
  然君言行染者,可是圣人也?
  敢问君,普天之下可有多少圣人?
  
  若是行墨家先祖之法,即——尚同尚贤。
  天子为最贤者,诸侯次之,大夫再次之,层层递减,直至乡长,里长,治国治家治乡者,皆乃贤者。
  那苍狼有两点疑问,请君解之?
  
  其一,请君告知我,天下之广,地势之茂,天下之地无不有民,无不有人,皆需管之、理之,试问天下可有如此之多的贤者?
  其二,上者最贤,中者次贤,下者末贤,请君告知我,如何能永保最贤者常居高位,如何使天下之管理者,地位职权之大小皆由品行相等之人担任?
    况且,君言之贤者,莫过于尧、舜、禹、商汤、周文周武、汉文汉武、唐宗唐明,明世之君不仅百年难见有一,何况这些君王皇帝也并非尽贤,乃相较之贤者。
    尧不智,舜不诚,禹不忠,周文周武乃叛君之臣。汉文有逼杀其弟之名,汉武有暴秦之过,太宗有软禁其父、杀兄害弟之行,明皇有宠杨相杨妃之失。
    既连天子都难尽贤,何况臣子? 
    
  莫不是如《明鬼》之言,求之于鬼神?
    
    
    再者,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致),孔丘也。墨之所至(致) ,墨翟也。然孔丘卒,儒一分为八,墨翟卒,墨一分为三。孔墨之后,取舍不同,皆自谓得孔墨真传。
    孔墨不得复生,何人能评断谁得之孔墨真传?
     
    且当世之时,孔墨之死,不过区区数十年,孔墨之后已然难明其意。何况你言之圣王,皆乃千百余年之人。圣王不得复生,何人能明断圣王之意?
  
  
        或是,真乃圣王也?
    
     
  墨家与儒家一同,皆言回至古时,行古之圣王治国之道,此谬论也,荒唐不切实际。
     远古之时,燧氏人钻木取火,以化腥燥利民腹胃;中古之世,天下洪水滔天,鲧、禹治之;近古之时,桀、纣暴乱,而汤武罚之。此三者,皆王天下。
    可今若有人处中古之世,行远古钻木取火,必为鲧、禹笑矣;今若有人处近古之世,行中古治水决渎,必为汤、武笑矣;今若有人处当今之世,行近古分封之制,必为始皇、高祖笑矣。 
  当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者,皆守株之类也。
    
    昔者周文王地处丰、镐两地,方圆百里,实行仁义而使西戎臣服,称王于天下。而徐偃王,地处汉东,方圆五百里,亦行仁义治于天下,愿割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也,却被楚文王忌惮灭之。 
    周文王行其德于天下,天下归服之,徐偃王亦行德于天下,却遭致亡国。是仁义之错?
    非也,是仁义用于古不用于今也。
    故韩子曰:‘世异则事异。’
  自当论世之事,因为之备。” 
  
  
  “论世之事,因为之备。
  韩子之言,确实振聋发聩。”
  白衣僧者淡淡评价了一番,王者不免好奇的多望了他几眼。
  清风浮动窗外流苏,月光都远了些。
  
  
  “君言之仁义用于古不用于今,当真如此?
  秦王不仁,二世而亡;汉王行仁,治国百年。隋炀不仁,二世而亡;唐王行仁,治国百年。元帝不仁,百年而亡;明祖行仁,治国至今。
  行仁义之君者,无不海晏天清,国泰民安。不行仁义之君者,无不身死国亡,为后世所笑矣。
  仁义当真不用于今?
  
  君言之,古之圣王距今许久,行为事迹不可尽信,于是便需弃其道而另寻其路。
  然君言之法,韩子之著也,至今不也千余年矣?
  
  况且唯用一法治国者,秦也。
  秦之暴虐,秦之速亡,历历在目,君何以视而不见?
  
  用法之国不仅暴虐速亡,倡法者更是作法自毙。
  商鞅行其法,车裂而亡;吴起行其法,肢解而亡;韩非行其法,毒杀而亡。
  严刑峻法,如刀也。
  不杀他人,必诛自身。”



*未完
*但没有后续

(后面剧情应该是觉得辩论实在没有什么用…就去睡觉了,良宵苦短嘛)
    

     


查看全文

也许是坐在自制高达上吧……(虽然看不出来……)


手工业大佬对于不能动的木制兔子非常的不满,于是载上了原滋原味能满足一切需求的兔子。


我还挺喜欢机械类的东西的……奈何悟性差,get不到画法……

俏如来:等下要去坐UFO吗?墨家纯手工制作,值得信赖。

苍狼:……我们结个婚还要冲出宇宙吗……


之前答应小可爱画的什么婚礼照片……先来现代双西装版吧…

——

要期末考了超级忙,进入躺尸状态…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
李清照的词里面记忆比较深的一句了,自从知道它以后,几乎每年的夏天都会想起…
我记得我在知道的时候,老师提及了这首词的背景,是少女时期的李清照跟着小姐妹们喝着酒架着船在开满莲花的池塘里打鸟(不并没有)的故事233
就觉得非常可爱,以至于像我这种看过就忘的人都记得这么久…

每次想起这句词的时候,脑海中就会倒映出夕阳之下鸥鹭惊飞的景象…
于是灵光一闪,就想画画在藕花深处看鸥鹭飞的两人了…

嗯…除了画不出来其他都挺好的哈哈哈😂…
从五月磨到六月…画了好多张草稿,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没有耐力的我放弃了,安心当条咸鱼吧…

…当然还是有点小伤心,记得前阵子学校附近有人送红楼梦的扇子,同学有幸拿到了。我瞅见她拿着的扇子上有一个穿着红袍子在雪地里的妹子,脱口而出就说是林黛玉(这时候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扇面上的是红楼梦的人物)结果拿过来一看扇面写着宝琴…挺尴尬的哈哈哈
不过仔细看看就能发现周围有红梅,又是穿着大红袍子,真的就能立马想到书中宝琴立雪的这一段了
……哎,别人的画😂

摸鱼摸鱼…大约是少年兔…(?)

听说要换偶了…希望兔兔能露出他帅气的马尾…


(本来想画个深情对望的情侣头像什么的…可是想了想我画完后也…只能跟小号用的样子就放弃了……)

热烈庆祝后花园改风水了

——

有人能告诉我他们俩谈了什么吗???好在意啊???

苍狼:这是给你的花~

          收下后…你可不可以当我的王后?


——————

依旧是清凉的上色……


(…我好绝望…是我自己的问题吗?我发现我只要隔一天或者几天没画画…我就会忘记之前是怎么画的画了…

我这辈子是不是没有机会画好画了??????)

……这个。。就是有没有人学的比较好的然后也是在读高中的人…(当然不一定非要高中生不可…)
就是希望能够推荐一些比较好的学习方法和辅导资料什么的……
高一就要过去了…然而我的主科还是学的非常烂…特别是英语……语文和数学还算可以看的…至少能及格…说好听点和夸大点在百分左右徘徊(真的每时每刻都觉得差的想钻地洞😭)而英语呢…每次成绩发下来都是…不忍直视…真的深刻觉得对不起英语老师…
……我对自己的要求已经很低了…就希望保持一般高中生的水准…语文110数学120英语100左右什么的…可是因为太笨了,努力做了好久也一直没办法达成…

最近考试成绩发下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惆怅……
…有没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吗……😭😭我真的不想成为笨蛋😭
当然文综理综有心得的也拜托请给我一点儿学习建议吧…😭
😭我真的很怀疑人生啊…每次都在想我怎么这么差怎么什么都学不好……😭😭

查看全文

本来想六一发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发图

新一集同框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

迅速瞎画一个亲亲

之前群里提到的3P(双兔和俏什么来着……)

摸个草稿…吧



哎…依旧非常难过…今天又是蹲不到月下白的一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距离的遥远不仅体现在空间上,还有时间。

© 进化成hentai的国王 | Powered by LOFTER